列表详情
首页 > 点击排行列表 > 新闻详情

为英雄树碑立传

江苏工人报数字报 2019-04-04 08:16

澳门永利娱乐场手机

——杨文华历经八年寻访带二十七名烈士“回家”

通讯员 葛翔梅 嵇长青 张旭  记者 王槐艾

一块块方形地砖,拼出一片700多平米的广场。广场北侧中央,矗立着一座3米高的英雄纪念碑。

岁月流逝,碑体有些褪色,但两侧长城造型的纪念墙上镌刻的27位烈士名字,却鲜亮如新。

清明将至,这座位于革命老区高邮市临泽镇朱堆村的纪念碑,迎来一拨又一拨的祭扫者。迎着晨光前来的人们发现,一位皮肤黝黑、皱纹明晰的老人已先于人们而至,在碑前清扫地面,擦拭纪念墙。

老人名叫杨文华,今年74岁,是建造这座纪念碑的发起人。在这座纪念碑的背后,有着这样一段故事:过去8年多时间,杨文华走过省内外17个县市,行程5万多公里,用信念丈量峥嵘岁月,让27位本村烈士的史料得以重现,并为这些英雄树碑立传。

时光回溯。2010年,清明节,春风和煦。

这一天,家住高邮市区的杨文华回到老家临泽镇金桥村(现朱堆村)祭祖。在老宅,他翻出家谱,一次无心的翻阅,改变了此后的人生。在家谱中,杨文华发现了标着“烈士”的两个名字——杨德新、杨志宽。他们是杨文华的堂伯,在家谱里只有名字,没有其他记载。刹那间,杨文华愣怔了:这两位堂伯为革命作出了哪些贡献?有着怎样的故事?

为了解开心中疑惑,杨文华找到族内老人。一帮人围坐,还原了两位烈士的故事。

杨志宽、杨德新,是一对亲兄弟,都曾以僧人身份作掩护从事地下工作。1947年9月15日,高邮县委在朱堆村附近的刘家沟荒荡里召开会议,遭遇国民党还乡团围剿。时任高邮县游击队行动大队长杨德新为了掩护大家突围,壮烈牺牲。1948年2月,时沙区区委在“苏北小延安”范伦村开会,区委事务长杨志宽得到情报——沙沟、时堡、临泽三地反动势力要来围剿。送完情报返回途中,他被当地保长抓获,面对严刑拷打未吐露半字,被敌人残忍杀害。两人牺牲时都只有20多岁。

杨文华一边听一边记,眼中噙泪。此后,他组织了8次座谈会,三个月后整理出了数万字的烈士资料,两位烈士的英雄事迹终于清晰起来。接着,他又通过民政部门查找到,金桥村有19名烈士。 2011年,金桥和朱堆合并为现在的朱堆村,又增加了8名烈士。27位烈士中,抗日战争牺牲的有7人、解放战争牺牲的有17人、抗美援朝牺牲的有2人、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牺牲的有1人。

这些烈士的事迹不详,但不该被遗忘!2010年夏天,杨文华开始了烈士事迹寻访之旅。

“匡梅寿,1926-1945年,匡界一组人,1942年参加革命,1945年2月在沙沟战斗中牺牲,时任宝应团九连班长。”

“吴登荣,1913-1948年,成官二组人,1946年参加革命,1948年在淮海战役中牺牲,时任华野第十一纵队班长。”

……

这是杨文华整理出来的几位烈士简介,虽寥寥数语,但永载史册。

福建南平,上海,江苏南京、南通、海安、东台、兴化、宝应……打开杨文华的“寻访地图”,每一个脚印都伴随着一个坚定的信念——带你回家!

福建省南平市,是杨文华寻访最远的地方。这次寻访,要从高邮市通湖路92号说起。在这座纪念高邮籍烈士的陵园里,朱堆村人郭以祥名列其中。烈士介绍很简单:1949年7月,郭以祥牺牲在福建沿海地带。

福建沿海地带,一个宽泛的地理范畴。为了找到郭以祥牺牲的具体地点,杨文华多方打听,最后得知郭以祥有一个名叫叶长春的战友,如今生活在南平市。

朱堆村与南平市,相距一千多公里。杨文华内心笃定,得去!

出发前,杨文华蒸好50个馒头,炒了一锅“焦屑”,准备了3000元现金。

从临泽坐中巴到高邮,再转大巴至上海,换乘火车去南平。两天行程,舟车劳顿。到了南平,老杨扛不住了,在公交车上打起了盹。醒来后,一摸裤子,发现左口袋被划了一道整齐的口子,里面的1000元钞票没了。

这1000块钱,虽让老杨懊恼不已,却终于在南平找到了80多岁的叶长春。

“以祥是我的副营长,打大东岛时牺牲的。”满头白发的叶长春,抱着副营长的家乡人,失声恸哭。

一次次寻访,让一位位烈士“回家”,慰藉了烈士的在天之灵,也圆了烈士后人的寻根梦。

在村民匡寿海的记忆中,父亲匡永祥的印象是模糊的。他只记得,解放之后,母亲曾撑一只小船,沿着河一路划到盐城,寻找“在外做事”的父亲。结果,父亲没有找到,母亲回来不久便过世了。

2015年7月的一个上午,匡寿海正在田里干活,村支书派人来找他。一只脚刚踏进村支部,时任朱堆村党支部书记俞荣根站了起来:“老匡,你可得好好感谢老杨。他把你老子找到了,你是烈士后代啊!”

“我的父亲是烈士?”匡寿海蒙了。

“你看看,这上面有你老子的事迹。”俞荣根话音刚落,一旁的杨文华起身,将两页A4纸递到匡寿海手上。

手在纸上不停摩挲,匡寿海一个字一个字地读,父亲的事迹如电影一般,在眼前掠过。60多年来,匡寿海第一次知道了父亲匡永祥的革命经历,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老杨,我代表全家,代表我死去的母亲,谢谢你啊!”说完,匡寿海“扑通”一声,跪在杨文华跟前。

当天下午,匡寿海来到母亲墓前,把父亲的事迹大声读给九泉之下的母亲听。

根据杨文华寻访到的资料,匡永祥,牺牲时间不详,1954年被追认为烈士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信息不畅,民政部门一直未能找到匡永祥的后人。随后,杨文华写了申报材料送到高邮民政部门,帮匡寿海证实了烈属身份。当年,匡寿海拿到了迟到61年的烈属证。

岁月如刀,有时候会把人生切割成两半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杨文华创办高邮市铝箔纸厂,担任厂长31年。退休后,原本可以安享晚年,可他却毅然走上寻访家乡烈士之旅。在外人看来,老杨有点迂、有点哈(高邮方言,呆傻之意);妻子和儿女也不理解,问他“这么折腾图啥”?

“啥也不图,就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!”面对种种质疑,杨文华说,和平年代,我们更不应该忘记烈士、忘记历史。

随着寻访深入,杨文华想为烈士们建一座纪念碑,找到村里,村里很支持,提供给他一块700多平米的空地。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无条件投降。67年后同一天,朱堆村英雄纪念碑动工。

听说杨文华带头捐款,要在朱堆村建烈士纪念碑,市里、镇里、村里,许多热心人慷慨捐助,其中就有这些烈士的后人。

杨文华每天到场监工,挖土、推车、搬砖,亲自上阵,还自掏腰包给工人管饭。

一个月后,“朱堆村英雄纪念碑”落成,碑体右侧是杨文华写下的碑文:“子婴河畔,哀思长叹。官河成垛,九雄男汉。回溯往事,胸涌波澜……”

看着落成的纪念碑,村里人终于明白了这位“又迂又哈”的人,用自己的寻访,树立了一座精神丰碑。

2017年,杨文华将废弃的老村部打造成“朱堆村村史馆”,布置了60多张展板、上千件实物;将烈士故事编印成《革命先烈纪念册》,免费送给学校、机关单位当爱国主义教育教材;创立“红枫”志愿者协会,目前队伍已扩展到320人。

妻子和儿女也终于知道,杨文华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。

2月4日,除夕。杨文华带着30岁的大孙子和21岁的小孙子,一起来到朱堆村英雄纪念碑前,清扫落叶,敬献祭品。

“爷爷,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寻访了8年?”小孙子问。

“一个有希望的民族,不能没有英雄!”杨文华深情地说:“他们都是朱堆村人,都是英雄,应该永远活在人们心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