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表详情
首页 > 专栏 > 新闻详情

不老之境

​江苏工人报数字报 2019-07-12 08:41

 张圣香

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,能在枝头竹梢禅宗悟道,不老村的居民个个长生不老。这是初闻村名时,我对不老村的臆想。

玉皇大帝感念于一对恋人的执着,便让苍松不老、山泉不枯。庇苍松而作,饮山泉而生,从此,恋人的爱情天长地久,人们的生活幸福美满。这是初听传奇故事时,我对不老村的憧憬。

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兵荒马乱,哀鸿遍野,一外籍男子逃荒至此,见山清水秀,便留居下来。经年累月,他从山外带回来一年轻女人,女人生下一群孩子,孩子长大成家,另立门户,山脚下便有了欢声笑语。这应该是对不老村形成过程最合理的推测。

世外桃源,人间仙境。这是一见之下,我对不老村的美好印象。

四周环山,山不峭拔,连绵起伏着围成一块锅底式的山坳,不老村就迎阳绽放在这山坳的北坡。民居村舍修缮一新,整个格局紧凑而不拥挤,错落而不零乱。房屋的朝向并不统一,横砌竖垒,依山就势,拐弯抹角处总有几级石阶,高低也就承接自然,别有情趣。房屋一律是白墙黑瓦,只是那黑经受着风吹雨打,蒙了岁月的沧桑,那白领略着日晒岚抚,染了时光的风情,这沧桑和风情让村庄愈发地真实古远。远远望去,满眼的蓊郁衬着这鲜明的黑白,简直就是一幅意不能达的风景画。

村前一条凹凸有致的石砖路从西南穿山坳向东北斜去,一直抵达象山湖。象山湖沿不老村的北边向东西延伸,湖边的小山们伸胳膊撂腿的,形成了线条柔美的波浪形湖岸。绕湖的栈道九曲八弯,时高时低,最有特色的是它逢树不让,树就那么趾高气昂地立在中央,所以步行时如果太专注于远处的美景,那就有可能撞到树身上了。

湖与村的关系很是暧昧,两者相依相偎,却又偏要羞答答地隔山相望。打西南方向进山是见村不见湖。如果从东北方向而来,改改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就非常逼真:绕湖数千步,山中杂树丛生,绿意盎然,见一山口,入内,初窄渐开阔,有村庄深居其间,屋舍俨然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,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当然,再往,倒也不至于像那位渔人那样不复得路,但也够你常走常新,不生厌倦。

身沐阳光,脸抚微风,耳听啁啾,品一杯清茶,听一段传说,爬一程老山,钓一回野鱼,散一会闲步,亦或什么也不干,只是坐在草地上,晒晒太阳发发呆,其美妙不言自溢。但不老村的美妙之处远远不止于此,必亲居其间方能体会。想象一下,当村庄在夜幕下亮起老上海街头的夜灯,当晨雾还在撩拨着窗帘背后的男人,梦一样的女人身着月色衣裙,款款走下石阶,踏着薄雾,结伴或单行,散步或是去洗几件衣裳,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朦胧和诗意。这不是人间仙境又是何处呢?

何以不老?一要环境,二要心境,缺一不可。无不老之境难育不老之心,无不老之心难囿不老之境,二者合而为一,大概才有这不老村的不老之境吧。


澳门永利娱乐场手机

澳门永利娱乐场手机